250

越画越潦草系列🌚本来想认真画完结果只认真画了个脸,连抹额的卷云纹都懒得画………还有就是白板上真的太难画了,我为什么要作死的在白板上画……

      如果温家只是个普通的仙门世家,没有一统仙门的野心与能力,或许就不会有那么多悲剧了吧。

      这样魏无羡还是那个云梦的大弟子,打山鸡,采莲蓬,时而和江澄以及其他弟子打打闹闹,被虞夫人臭骂一顿,然后江厌离又来笑着安慰他;时而出去夜猎时碰见蓝忘机,仍然嘴角挂着开朗的笑容,在夜猎完成后逗一逗蓝忘机,叫蓝忘机耳朵发红。他不会再修鬼道,在伏魔洞中遥想当年,他或许会名正言顺的参加江厌离的婚礼,让她的婚礼真的成为百年无出其右的一场盛世,他或许会更早的和蓝忘机心意相通,不会在错过整整十三年。他不再是“臭名昭著”的夷陵老祖,他不会和江澄以及江家决裂,不会遭世界的冷落,更不会万鬼反噬身死乱葬岗,含冤十三年。

       这样江澄还是云梦江氏的少主,虽然在平时练功时无比严肃,但也可以在夏天时光着膀子和魏无羡以及自己的师兄弟躺在地上,互怼着,嬉闹着。他们是平辈,可以不顾及那么多礼仪,可以不在意那么多人情世故。他可以在平常和魏无羡互掐抢着喝江厌离的莲藕排骨汤,再换来江厌离温柔的话语“慢点喝,别急,还有。”,也可以在夜猎时和魏无羡共同处理邪祟,把身后交给对方。虞夫人和江枫眠或许还像以前那样不会直接表达对他的爱,但是会在心底,在平时的一点一滴中将给予他最大的关怀。他不再是冷厉阴沉的三毒圣手,不是那个年纪轻轻却身居宗主之位、原本应是平辈却对他毕恭毕敬的江澄,他不会执陈情十三年,他只会是一个意气风发的鲜衣怒马少年。

      这样蓝忘机还是那个蓝二公子,在其他世家弟子来蓝家时帮着蓝启仁掌罚。或许在这些世家弟子闹腾的时候他会想到魏婴,想到那一月藏书阁魏无羡的“丰功伟绩”,在耳朵红了之后却还轻声说一句“无聊”。蓝曦臣看着这个口是心非的弟弟,会笑着问他莫不是在想魏公子。他逢乱必出,或许某一次会碰见正在夜猎的魏无羡,魏无羡的笑还是那样无忧无虑,笑得印在了他的心间。他不再是抱着绝望弹奏《问灵》的蓝忘机,不是那个被世人称为照世如珠但又无人敢与之亲近的含光君,他不会问灵十三载,等一不归人。他眼中的星尘从未坠落,他只是那个魏无羡口中的一套一个准的“小古板”,那个景行含光,逢乱必出的蓝湛。

       这样蓝曦臣还是那个稳重的世家公子榜第一的蓝家大公子。在青蘅君闲时与之论道法,谈家事,顺便教他管理宗族之法,在他忙时会帮忙处理一些事物。在和蓝忘机交谈间有时会说破他不愿说出口的一些心思,然后笑着看蓝忘机否认以上种种。他不会在火烧仙府后迫不得已隐姓埋名一路逃亡,不会在青蘅君过世时也未能在身边看最后一眼。他不再是那个年少便重振蓝家,参与射日之征浴血奋战的泽芜君,他只是蓝忘机的哥哥,蓝家少年人中的楷模,清煦温雅,款款温柔的蓝曦臣。

       这样温宁还是那个善良腼腆白衣少年,箭法精准可百步穿杨,温情还是那个高傲的岐山医者,也许不久之后方可名动天下。或许温宁还是在人前容易紧张,被他人笑了之后温情果断的站出来找他们理论,完后又对温宁怒呵道:“你下次能不能胆子大点说回去!”。或许闲来无事,在一个午后,温情又抓着温宁一起学习歧黄之术,然后告诫他只可怀仁德之心救治众生。或许温宁在温情挑灯夜战却不敌困倦,伏案睡着后,轻轻的将披风给她披上,吹灭油灯,然后又轻轻的走出去。他不再是恶名昭彰的鬼将军,她不再是走向金麟台被人唾骂而后被挫骨扬灰的“温狗”,他们不用背负“姓温即罪”的罪名,不会东躲西藏但还是逃不过杀身之祸。他们只是悬壶济世,不问名利的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时感慨居然感慨了这么多………可是世界上没有“如果”,他们终究没有这样的命运。温家的除了温宁温情这一脉都不是好人啊啊!!(文笔极差请谅解)

哈哈哈同学突如其来的沙雕脑洞,忍不住画出来(只是个脑洞我不站这cp)(还有我的画渣技术画出来的是什么鬼玩意🌚)

找文,占tag抱歉

找一篇冰秋文,里面沈清秋设定是个旧版机器人,教育型的,在一次淋雨后有了自我意识。洛冰河是个富人家仆人的养子,,,,嗯,,

啊是我现在虐点太奇怪了吗,为什么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好心疼😭😭😭心疼舅舅,心疼魏无羡,心疼他们将来的命运,心疼云梦双杰再也不见😭

【冰秋】预知梦

      沈清秋不知从何时开始做起了预知梦。刚开始他也从侧面问过洛冰河是否动过他的梦境,或是是否知道预知梦,可是洛冰河都给了否定的答案。沈清秋在之后也慢慢适应了,毕竟有时候靠预知梦,可以提前知道一些危险从而避开。
       日子就这么顺风顺水的过着,沈清秋有时心里也乐滋滋的,毕竟跟了主角这么久,自己终于也开了一个小挂不是么。当然洛冰河有时也怀疑过,不过既然是师尊说的,那么也没什么好疑虑的。
       但从某一天起,沈清秋发现预知梦开始做的断断续续,并且梦中的内容也开始模糊不清。
       洛冰河发现沈清秋似乎在这段时间变了个人,以前都是悠闲自在的品茶看话本,现在却三天两头的往清净峰跑。似乎,在准备什么一样。
       沈清秋的预知梦做的越来越少,他却越来越忙。
       这天是十几年前沈清秋在花月城自爆的前一天,他却在这一天闲了下来。沈清秋低头看着黏在自己身上不走的洛冰河,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,随即把身上盘了多年的玉摘了下来,递给了洛冰河。
      “师尊,为何给我?”洛冰河一脸疑惑。
      “嗯…我之后还要有点事要办”沈清秋揉了揉洛冰河毛茸茸的脑袋“我怕丢了,先放你这。”
        明日便是花月城自爆的“纪念日”了,如果可以……
        晚上,沈清秋迟迟没有闭眼,只是看着洛冰河的脸庞,轻轻握住他的手。
        那一晚,沈清秋再也没做预知梦,他也再也没有醒来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如果可以,我不想在那一天离开,可是事与愿违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对不起文章写的不好,只是克制不住自己想写(:з」∠)_我知道这片文不咋样,嗯(:з」∠)_